接力跑了66年的记工学习班 旅游
作者:  匿名
懂懂笔记:电子烟风口托不住太多想飞天的“猪”

毛泽东的指示

高家柳沟村团支部编写的《乡土识字课本》

颜如祥

从左到右:高全伟、徐顺天、沈德仁

“悦雅悦雅河已经流淌了无数年,奔腾而过,摧毁了肥沃的土地,人民正在遭受灾难……”老人艰难地站在他面前,双臂不断颤抖,用橡胶辽口音唱歌的是颜如香。他今年86岁,是山东省莒南县高家柳沟村“记录工人阶级”唯一在世的发起人。

这首歌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老朋友”,每当她提到这首歌的时候,她就可以亲口唱出来。

伴随着歌声,我们会闪回到66年前,在一间低矮简陋的土坯房里,高家柳沟村第一团支部的六名干部坐在一起开会,其中就有严如祥。

会议结束时,决定举行一次“记录工作研讨会”,并诞生了。

这六个年轻人没有想到这一决定已经成为全国学习的榜样,并收到了毛泽东主席的重要指示。几个年轻人甚至没有想到的是,66年来,“记班”的精神影响了高家柳沟村的几代村民,成为该村乃至整个齐鲁大地的历史“活化石”。

决定:小山村成为“明星村”

1955年深秋下午,毛泽东和时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在颐和园散步。

毛泽东问道:“这个国家有这么多合作社。有没有典型的农业合作社学习文化?”

“山东高家六沟有很好的材料开设录音课。我已经读了好几遍了。”胡耀邦回答,然后向毛泽东汇报了材料。

1955年12月27日,毛泽东读完材料后,对文章《莒南县高家柳沟团支部办档案班的经验》进行了800多字的重要批示,表扬了“高家柳沟村团支部做了创造性的工作”,“这一经验应该普遍贯彻”。

记者最近来到了“备案类”的发源地——山东省莒南县老坡镇高家柳沟村。

86岁的严如祥握着记者的手很久了。她无法讲得更连贯,面试一度很难。然而,当记者拿起名为“颜如祥”的“乡土识字课本”时,老人有点激动和颤抖,指着课本上的汉字读了起来。

《月雅河之歌》和《地方识字课本》都是由“记录工作者班”的学生创作和编写的。对于严如祥来说,他们承载了66年前的青春时期。

"工作比记账容易。"

1954年,高家柳沟村紧紧跟随全国农业合作社运动,在党支部和团支部的支持下成立红旗农业合作社。

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和山东农民的文盲率分别为95%和90%。因此,在合作社成立之初,整个社会找不到一个能够记录其成员工作要点的“文化人”。村团支部召集了七名成员和年轻人,他们可以作为簿记员向俱乐部朗读100多个单词。然而,由于文化水平不足,当他们不能写下人名、农具和农活时,他们不得不用画圈和画杠的方法记账。后来,他们变成了“心灵记者”,凭记忆记账。很长一段时间后,它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一个“糊涂的账户”。

“俱乐部很容易处理,但账目很难计算。最好尽快解散小组,独自工作。”由于账目不清,争议不断,成员们对合作社的前景并不乐观。

鉴于合作社会受到“文盲”和“失明”的影响,村团支部认识到,只有加入党号召的全国扫盲运动,让青年农民摘掉文盲的帽子,合作社才能发展。在党支部的支持下,团支部动员了合作社的26名成员和青年报名参加文化学习,并聘请了4名高中毕业生担任教师。

"以地面为纸,以树枝为笔."

“当时,什么也没有。没有课本、钢笔或纸张。他们用树枝在碎瓦或地上写字。花生油灯烧毁后,宋明的树枝被用来照明。”88岁的徐顺天是当年“记录班”的学员之一,他摘下了一些黑色草帽。在他黝黑的脸上,他的眼睛看起来更亮了。他把手放在膝盖上,直挺挺地坐在一边。

“白天干完农活后,晚上回来时我会趴在铺满石头的木板上听老师讲课。那时,学习是痛苦的,用土盆的碎瓦,水箱的底部作为石板,滑石作为石笔,就这样做了。”“记录工作班”81岁的同学高全伟说。

说起那个时候的“同学”,两位老人仍然记忆犹新。

“当时,为了记账,团支部决定让我们先学习59个成员的名字,然后逐步学习地名、农活和农具的名字,然后学习各种数字和会计格式。”许顺天说:“我们村的阅读文化传统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学校今晚开学。"“记录班”的发起人之一沈德超在石砖上写下了这七个字,并开始了“记录班”的第一堂课。

在短短的两个半月时间里,26名学生学习了243个汉字,基本解决了合作社会计难的问题高家柳沟村团支部前书记、现任党总支书记沈德熙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我岳母颜如梅是“记班”的发起人之一,她也是当时高家柳沟村第一团支部的组委会成员。我岳母生前常说,团干部应该把年轻人放在心上,重视文化学习。这是重中之重。”

毛主席的指示很快使高家柳沟成为当时全国扫盲运动的“明星村”,村团支部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得到毛主席指示认可的农村团支部。

两种身份:白天当学生,晚上当老师。

“白天不做农活的时候,我去村上向一个上私立学校却不交学费的老人学习汉字。晚上,我将把我学过的单词教给“记录课”的其他学生。81岁的沈德仁说:“她穿着白色短袖衬衫和黑色皮鞋,鞋上沾着灰尘。

沈德仁曾经是“记录工作班”的学生,和其他共青团成员一样,积极参与了这项研究。因为他学习能力强,进步比其他学生快,后来他成了“录音课”的“小老师”。

“当时学的是看字问字,看人问人。白天做农活时,他觉得“春耕”、“送粪”和“锄头”几个字写不出来,于是放下农具,去薛先生那里征求意见。学完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想等到晚上,这样我就可以直接和田野里的其他村民交流了。”沈德仁说,这是当时“记录班”的标准。

1954年,尽管全国正在全力开展扫盲运动,但农民和专业教师的教科书仍然短缺。面对这一问题,团支部坚定不移地坚持学习文化、服务合作转型的总体工作方针。它鼓励学生们把他们的班级开放给山脊和打谷场,并想尽一切办法挤出时间。它还发明了“看物识字”的方法,在相应的家具和农具上贴上汉字,营造出“处处教室,处处教师”的学习氛围。

“当时不学,一辈子学不到。一个班有15到16个人,他们可以随时随地围着火炉、桌子和长凳学习。”作为当时的共青团成员,沈德仁珍惜每一个学习文化的机会。

越来越多像沈德仁这样的村民拥有学生和教师的地位。丈夫和妻子、姐妹和嫂子是彼此的老师。谁来教他们?很快,红旗学会的簿记经验被转移到其他三个分支机构。自愿参加这项研究的年轻人增加到115人,其中19人后来成为簿记员。

“受毛主席指示的鼓舞,村团支部和妇联一直在稳步前进。结合实际情况,他们先后组织了12个青年班和6个妇女班。他们还编写了《业余语言学习实验教材》和《月雅河之歌》等67岁的沈唐德翻看了《高家柳沟诗选》,说道:“山东省委和省教育厅已经开始在全省推广村团支部备案班的扫盲工作经验。因此,全国各省、市、县甚至村庄都开始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编写新的扫盲教材。”

沈唐德在《劳动阶级记录》开始时只有两三岁。你为什么对那个历史时期了解这么多?“这都要感谢沈德仁老师,他白天当学生,晚上当老师。”沈唐德感激地说道。

20世纪60年代初,持续了10多年的扫盲运动逐渐降温。这场大规模的扫盲运动帮助近1亿人消除了文盲的标签。公立学校和业余学校已经遍布全国。教师队伍逐渐专业化,学习也变得标准化。高家柳沟村团支部与时俱进,把“记录工作班”的精神带入新的学习氛围。

当时,老团员沈德仁选择在村小学当老师,继承了“记班”的精神。正在一年级学习的沈唐德,碰巧是沈德仁的学生。

“高考恢复后,我是我们村第一个高中毕业生。毕业后,我去业余学校印刷课本。我参加了“成人记录工作者扫盲课程”的编写和装订。”沈唐德和他的老师沈德仁走进毛泽东的高家六沟教学展厅(以下简称“纪念馆”),“这次,我是给老师讲课、打印和写识字诗的学生。”沈唐德俯身向沈德仁老师,仔细解释道。

这就是“记录班”的精神。谁能当老师,只要他们学习文化知识。”沈德仁拍了拍学生沈唐德的肩膀,然后饶有兴趣地读着课本。

1955年12月1日,共青团中央发布《关于七年内基本扫除全国青年文盲的决定》,要求各级共青团“掀起农村全民扫盲高潮,使扫盲运动跟上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步伐”。共青团中央的决定巩固了共青团作为扫除农村青年文盲的深度阵地的地位。高家柳沟村团支部建立的“工人阶级记录”无疑是一面亮丽的旗帜。

多元传承:传承“记录工人阶级”的精神

“沈德仁老师教我的,我又成了老师,我儿子现在是老师了。这也是一种继承。”沈唐德自豪地站在纪念馆前说道。

“2005年,为了纪念毛泽东主席指示高刘佳沟50周年,村里建了一个纪念馆。目前,博物馆是共青团山东省委干部教育基地、临沂市党员干部教育基地和沂蒙青年教育基地。沈唐德和我是翻译。”沈德熙看着毛泽东主席指示的手稿,深受感动。这是基层团组织贯彻“党有号召,团有行动”和“心中有青年,工作优先”工作方针的最有力证明。"

1971年,高家柳沟村在全县率先扫盲后,村团支部组织村民走向扫盲,学习科技。沈德熙担任村团支部书记期间,成立了刘清工业发展服务部,鼓励青年发展个体和私营经济,组织青年学习实用技术,发展实体经济。

那时,“组织实体”在当时的村子里成了一个流行词。

农学类、育种类和其他实用技术类相继出现。"我们将组织课程,并就农民需要学习的内容向他们提供技术指导."沈德熙认为,正是年轻村民的勤奋学习、良好探究和良好研究,以及他们的坚韧和活力,才能使他们的学习和事业取得突出的成就。他将此定义为“新的”记录保存课程的精神。

“当时,我们团支部农学班的老师高存坤坚持科学培养。他的父亲高维基是传统耕作的捍卫者。父亲和儿子因为意见不一致而争吵。最后,《老子》口服了儿子的科学种植法沈德熙回忆道。

为了发扬传承学习文化的传统,沈德熙等团干部为年轻人建造了图书馆、电脑室和培训基地,以激发他们学习和创业的热情。沈德熙任团支部书记期间,村支部分别被共青团山东省委和共青团临猗地委授予“科技红旗支部”和“共青团工作红旗单位”称号。因此,他的个人还被授予“山东新长征前锋”和“团支部优秀书记”的荣誉称号。

严汝成接替沈德熙担任村团支部书记后,推出了一系列新举措,弘扬读书学习文化的优良传统,如“送书柜给农民”。

2008年,接力棒被传给了大学生村官葛唐磊。葛唐磊在担任村团支部书记期间,紧密关注以往团委组织的工作要点,继承了“记班”精神,在山东省成立了第一个村青年学习创业发展中心,培养了许多班组长、会计师、甚至经理和主任,以及一批有文化和技能的青年农民。

如今,拥有2000多人口的高家柳沟村有500多名农民子女在高校就读。它已经成为一个“学生村”,有大量新农民,他们有着富有的“头脑”和“口袋”。

《工人阶级记录》的精神已经走过了66年。所有团支部都在发展的轨道上努力奔跑,捡起每一根棍子,跑完这场特殊的接力赛。过去是,将来也是。”沈德熙坚定地站在高家柳沟文化大院的石碑前说道。

可能是新中国最划算的买卖,花二千万,为国家节约经费200亿
文武双学霸又如何?熊廷弼栽在辽东,这两个地域集团的勾结是关键

© Copyright 2018-2019 valerystar.com 格日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