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男友手机上有份账单,记录我俩交往时花的每一分钱 旅游
作者:  匿名
周杰伦新歌MV里的摄影器材,我大概只买得起相机带···

每天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担心但是寒冷

“嘿,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低着头打手机,这会给你的脖子带来很大压力。”陈为皱着眉头,看着霸道的方向。

“有人告诉我你躺在床上,”他暗笑着看着床上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啊,怎么会一样?睡觉是必要的,但玩手机不是。”陈为坐起来,举起一根手指,好像是为了强调他的话的重要性。

“好了好了,不玩了,睡吧?哈哈哈,”辛灵调皮地笑着扑进陈为的怀里。

陈为措手不及,连忙抬起左手,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怒,但这转瞬即逝,眼前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虽然他在床上被100多公斤的重量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他并没有推开自己的心,只是微笑着摸了摸面前女孩的头发,然后转身和她睡了。

闪灵向陈为吐了吐舌头,然后把头埋在他怀里。陈为看着它,把他一直背着的左手放在心脏的背上。

很长一段时间,一阵风吹来,陈为打了一场冷战。冬天还没有到来。我没想到会这么冷。他看着怀里的女孩,闭着眼睛,胸膛一起倒下。他似乎睡着了。

陈为轻轻地把自己拉了出来,用右手支撑着自己,走到窗户前,每只手拉一扇窗户。窗户似乎有点生锈了。陈为拉了两下,发现左侧没有被拉,这增加了他的力量。突然,他的左手疼了起来。他很快停止了左手的运动,右手拉进了左窗。

扭动把手的陈为松了一口气,他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左手,鲜血从绷带中渗出。

下午的太阳刚刚好。这两个女孩手牵手走进一家咖啡店,把她们的“奖杯”放在座位上。他们的身体疲惫没有表现在脸上。

“让我们照张相。”雪莉把她面前的女孩拉到自己身边,把相机举到45度,撅着嘴做了个手势。女孩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撅起嘴。

“今天的妆看起来不错。你很少会有这种想法。”,雪莉点开刚才仔细研究过的照片,对他面前的女孩说道。

“这很自然。毕竟,它必须向陈为展示。哈哈哈,”面对雪莉的赞美,她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易娇,玲玲,你闻到爱的酸味了吗?",雪莉愣了一下,故意做出嫌弃的表情,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啊,雪莉,你会明白的。”辛灵把双手放在眼前,嘴巴翘起。“毕竟,我真的爱他。我也希望他能非常爱我。我不想让他从我身边溜走。”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雪莉瞥了一眼窗外,然后拿起她面前的菜单,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很快翻了过来。

闪亮看着她面前的雪莉,仍然微笑着。她转过脸,向窗外望去。笑容慢慢从她的脸上消失,平静地说:“雪莉,你能帮我个忙吗?”

雪莉没有抬起头。她的眼睛看着她的心,皱起了眉头。“什么?”

五年前的秋天,下着毛毛雨。两个人在月光下手牵着手,在雨中慢慢走着。

这个女孩留着长长的披肩长发,在风中微微起伏。突然,女孩拿出了她的手机。明亮的屏幕灯光让男孩感到突兀。“怎么了?”

“没什么。我突然想到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这应该被记录下来。”女孩捂住嘴,笑出声来。尽管她竭力抑制内心的喜悦,以示矜持,但她的笑容仍然浮现在脸上。

看着女孩用一只手缓慢笨拙地打字,男孩觉得有点好笑,想放开她的左手,让她用双手打字。

男孩一停止拉,女孩就抓紧了。男孩转过头看着她。她没有看她。她的右手似乎只是一个潜意识的动作。她的左手仍在敲打着这些字。

看着女孩认真的样子,男孩笑了笑,又把伞递给了女孩。然后他抬头看着前方,跟随女孩的脚步,慢慢向前走。

他们都沉浸在此刻的美好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的树木。一个人影在看着他们,离他们很近。

追踪其实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更不用说在雨夜了。

“为什么是她?显然应该如此...我。”看着前面两人亲密的样子,人影握紧拳头锤在树上。

雨越来越大,路上行人不多。女孩加快了步伐,拉着男孩向前走。

树旁的身影微微眯起眼睛,马尾辫软绵绵地垂着,很像她现在的心情。

她确认前面的两个人正在逐渐离开她的视线,赶紧跑到前面,此时她心中充满了不甘和失望。

我听说恋爱中的女孩智商为零。我很好奇。你是说爱吗?

雨还在下,马尾辫女孩的鞋子已经湿透了,但她忽略了太多,迎着风雨向前跑。

突然,他的脚滑了一下,摔倒在地上。伞失去了支撑,无力地倒在她身边。

她忍住疼痛,抬起头向前看。对方已经走得很远了。“还在追吗?”,她的心里提出了这个问题。她开心地笑出声来,想起了那些一起上课、一起去食堂、一起自学的男孩们的所有记忆。

但是当她拿着一封情书来表达自己时,她看到一个披着长披肩、留着长发的女孩在和他说话。她看着男孩的背慢慢靠近,希望能给他一个惊喜,但看到女孩拥抱了他。

她很震惊。她忘了她是怎么离开的。她只记得她手里有一封情书,但现在她手里什么也没有了。

那个扎马尾辫的女孩说不出她现在的感受。她在哭吗?没关系。没有人知道她是否在雨中哭泣。她慢慢站起来,向宿舍走去。

“你怎么了?你为什么浑身湿透了?”马尾辫女孩无视室友的关心,脱下脏衣服,穿上睡衣,扑倒在床上。她听到她的室友说了些什么,但她迷迷糊糊听不清楚。她的室友又说了一遍,但这次她无视她的室友,转身用被子蒙住了头。

“等等,让我先照张相!”闪灵伸出手阻止陈为试图获取食物。她拿出手机,打开相机。摄像机对准了她面前的食物。

陈为用手掌撑着下巴,露出无助的表情,因为他知道“仪式”会持续很长时间。他不明白为什么女孩们如此坚持拍照。

"好的"闪灵放下手机,用下巴指着餐桌,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陈为有点不耐烦,拿起筷子,把一块肉放进嘴里。恐怕他已经饿了。

“哦,对了,快点吃,待会儿陪我去逛街。这是一个难得的周末。”闪耀着俏皮的微笑。

“咳咳...咳咳,别担心,你得先吃完饭。”心突然让陈为差点窒息,咳嗽了几声,缓缓说道。

“嗯!”闪灵尖锐地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机,重重地打了一下短信。

七小时后

"啊,今天的收成不错。"辛玲在镜子前拨弄着她下午刚买的衣服,皱了两次眉。“看来我还是觉得红色的更好看。我知道我会买下它。”

这时,陈为瘫坐在沙发上。购物不是一项对人友好的运动。走了两个小时后,他已经太累了。为什么女人穿高跟鞋走了四五个小时后不觉得累?这真是世界上未解之谜之一。

看着在镜子前徘徊的女孩,陈为笑了,即使他累了,只要他看到她的笑容,他就会充满力量。

对了,陈为拿起手机,得快点,否则你以后会忘记的。我一打开备忘录,就被欺负的声音叫了起来,“亲爱的,请帮我拉下拉链。它似乎卡住了。”

陈为抬起头,看到辛玲把手伸到身后,拉不下拉链。她在镜子前看起来很担心。她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张衣服卡真的不是时候。

“快点。我不能呼吸了。”恃强凌弱的声音有点急迫。

陈为急忙过来帮辛灵拉下拉链。“你没事吧,宝贝?”,霸道紧张地问道。

心长出了一口气,“奇怪的是,我拉它的时候什么也感觉不到。很难把它拉下来。”

“我今天不想试。我认为不会有任何问题。你能帮我清理一下吗?”说完抱着陈为,做出俏皮的笑容。

陈为刮了刮鼻子,笑着说:“好的,没问题。你也应该累了。先去休息吧。”

“嗯!”辛凌薇眯起眼睛笑了笑,然后瘫倒在沙发上。突然,她瞥见了一道亮光——陈为的手机。屏幕上的话激起了她的好奇心。“嘿嘿,让我看看他有没有对我隐瞒什么。”这就是我对欺凌的感觉。

爱情可以像水一样平静,像龙卷风一样迅猛,像它一样不可预测,还有女孩的脾气。

闪灵拿着手机走到陈为的后面。弯腰的陈为发现她面前有一个影子,微笑着转过身去。“怎么了,鲍……”他还没说完就窒息了,因为他看到了闪亮的阴沉的脸,看起来他想杀人。

此时的气氛令人不寒而栗。他们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我不知道是30秒还是3分钟后,好像他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你……”魏陈刚想说话时被打断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辛玲举起右手,愤怒地握着陈为的手机,因为手机里有一张账单记录了他们从在一起到现在的消费账单。

“这个……”陈为尴尬地挠了挠头,走过去拿回手机。

辛玲把手机放在身后,再次皱起眉头,严肃地问道:“我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陈为低下头不打算回应,陈为继续问:“你为什么要记录这些事情?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想简单地记录下来,你不会生气吗?”陈为伸出双手放在辛灵的肩膀两侧,试图让她平静下来。

闪灵人后退了一步,甩开了陈为的手。“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清楚地记得这些账单,甚至冰棒和塑料袋?”

陈为摊开手掌,试图得到对方的理解,“我只是想一点一点地记录我们,这有什么不对吗?再说……”

“你爱不爱我?”闪亮咬着下唇,打断了陈为的话。

“你在说什么?我当然爱你。”陈为露出困惑的表情。

闪灵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我不相信,你不爱我!分手后你一定想找我要钱。我见过许多这样的事情,你一定是这样的!”然后他刺伤了自己的心。

当陈为看到这个,他迅速走过来抓住她的手。“不!”

刀子似乎在两起抢劫之间刮伤了什么东西。当它恢复时,发现刀的身体充满了血,而陈为退后一步,脸上带着疲惫和无助。

她扔掉刀子,双手颤抖,抱住陈为,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她掐了我一下,“对不起..是..对不起”

陈为没有说话,举起右手拥抱心脏,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宝贝,没事的。”

他们两人站在原地,没有人说话,时间仍在这一刻,周围没有其他声音,只有陈为身下的“嘀嗒,嘀嗒”声。

“什么?你疯了吗?”,雪莉装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你在开玩笑吗?”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辛玲放下奶茶,看着雪莉的眼睛。

"我从未听说有人像这样测试他们的男朋友。"雪莉把脸转向一边,但她的眼睛总是盯着她的心。

辛灵用手示意,“这只是一个测试。”她闭上眼睛,用手捏了捏鼻子。她对上个月的事件记忆犹新。

那一天,小心玲仍然在努力用什么来测试陈为。当他看到自己的手机时,他想,“这难道不是一个现成的借口吗?不要白用它。”但我不得不说,陈为当时的行为确实触动了她。她相信陈为爱她。但是她有多爱,她不确定。

“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林林双手紧握在一起,带着讨好的表情直视雪莉的眼睛,让雪莉觉得这次好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雪莉非常想拒绝,因为她的初衷不一样。她皱起眉头,眼睛左右扫视着地面。后来,慢慢点头。

“我向你保证,但是我告诉你,在这次测试中,从来没有赢家。即使你测试出他爱你,你还是赢不了。”

见雪莉终于同意了,心灵笑了,“好极了”她站起来给雪莉一个拥抱,当大腿撞到桌子上的时候,桌子摇晃了一下,杯子被迫倾斜倒在了地上。

听到“砰”的一声,雪莉和辛灵同时感到惊讶。他们推开桌子,但看到地上的杯子完好无损。

辛灵松了一口气,拿起杯子,看着印在上面的太阳图案。她笑了,但幸运的是杯子没有打碎。

她转动换过的杯子,眼睛仍然盯着杯子,露出困惑的表情说:“啊,你说,如果我想测试它是否结实,我该怎么办?”

雪莉冷冷地看了辛灵一眼,然后耸耸肩,把目光移开。“谁知道呢,放下它。”

"这不是很糟糕吗,看起来它仍然很强劲,可能会再次下跌."闪着一丝兴奋,他举起了手。

"啊,啊,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吗?"雪莉很快停止了恃强凌弱的行为,语气中有点不耐烦。

“好吧,好吧,我先去信息墙写点东西。你可以在门口等我。我会买单的。”然后他走到墙边,拿起笔和纸,靠在墙上一个接一个地写。

雪莉叹了口气,摇摇头。突然,她感到右小腿刺痛。她心想,“有什么东西刺伤了她吗?”,她拉开长袜,一条细长的伤疤暴露了出来,她皱起眉头,摸了摸小腿周围没发现什么异样。

“你还没有离开。没错。让我们一起出去吧。”雪莉抬起头,发现辛玲在她面前微笑。她可以看出她此时非常高兴。

“好吧,我们走。”雪莉拉起袜子,站起来,从林林手里接过购物袋,走出咖啡馆。

但正是因为这次测试,她很快看到了一个让她彻底放弃的场景。

“我在你心里,是什么?”雪莉靠近陈为,抬起头说道。

“对不起。在我心中,你是我心中的好朋友,仅此而已。”

雪莉睁开眼睛。她刚才梦见了什么?她皱起眉头,捏了捏鼻子。她的眼睛有点湿。这有什么不好,这个梦怎么有点酸?

这让我想起她一个月前在公共汽车上遇见了陈为。他们互相打招呼,聊了几句。然而,主要是雪莉说陈为只是一个接一个地回答。他的右手握着汽车的杆子,眼睛不时地望着窗外,左手总是在口袋里。

突然前面的一辆车换了车道,公共汽车司机被迫刹车。整辆公共汽车此时向前倾倒。雪莉甚至更准备摔倒在地上。然后陈为伸出左手抓住雪莉的胳膊。雪莉回过神来,看着陈为的脸,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下车后,雪莉追上陈为,问他怎么了,为什么伤了左手。陈为没有给出太多解释,只是敷衍地笑了笑,说道:“别担心,没关系。”他一直往前走。

雪莉跟了上去,抓住了陈为的胳膊。陈为疑惑地回头看着她。“怎么了?”

“你需要去医院。伤口裂开了。我现在就跟你走!”雪莉非常执着,紧紧地握着陈为的手。

“不,真的不,我很好。”陈为试图拉走雪莉的手,但他发现手太紧了,他有一阵子无法挣脱。他没想到这个女孩看起来又瘦又弱,她怎么会这么强壮?

陈为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转过身,看着雪莉。“真的没必要。你只需要做好你的工作。”

雪莉向前探了探身子,问道:“我在你心里,是什么?”

“对不起,”陈为淡淡地说,后退了两步。“在我心里,你是欺凌弱小的好朋友,仅此而已。”然后他转身离开了,留下雪莉一个人。

看着陈为离去的背影,雪莉咬着下唇,握紧拳头,抬头看着天空,眼睛眨得很快,以免热泪盈眶。

雪莉很难过,她仍然非常喜欢他。她心里想:我已经放弃了争取你的努力,我只想让你过上美好的生活,只要我能经常看到你,看到你的微笑,就足够了。但是为什么你的脸最近总是又累又失望?

雪莉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起了昨晚辛灵对自己说的话,苦笑着,“哦,考,你为什么要找我?”

她下了床,走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她憔悴的脸,泪水涌上她的眼眶,笑着说:“你为什么要找我...你真的不怕我吗...你真的假的吗?”(作品名称:破碎的杯子,作者:心忧虑而寒冷。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时时彩平台

郎朗夫妇合体大片曝光 二人玩泡泡弹钢琴甜蜜满分
国庆出境游人均移动支付2500元

© Copyright 2018-2019 valerystar.com 格日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